張志坤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瘋來鋒語 - 張志坤首頁
中美戰略斗爭之大浪淘沙
2020-11-13
字號:

    人類歷史經驗的證明,每一場浩大的戰略斗爭都大浪淘沙,原來一些看似滿身光環、聲名遠揚的人被無情淘汰,原來一些美輪美奐、流光溢彩的理論學說也被無情沖垮,從而換上一批新人,建樹全新的戰略思想。

    中美戰略斗爭也是這樣。雖然這場戰略斗爭剛剛開始,未來怎樣發展還不得而知,但從基本的歷史經驗出發,這場浩大的戰略斗爭也注定要成為一場強烈的大浪淘沙的過程,我們不妨就此進行一點粗淺的探究。

    其一,淘汰一大批蠢才庸才

    歷史往往上演這樣的滑稽劇:曾經在過去歷史大潮中勇立潮頭的弄潮兒,往往在新的歷史大潮面前茫然無措、顢頇無能,比如二戰爆發之際法國的甘末林、貝當等人,也比如著名的馬奇諾防線,這些人和事此前都被吹噓的神乎其神,有些人儼然成了國民英雄,可是,在新的巨變與考驗面前,他們都一概表現得十分無能。

    資本主義國家是這樣,曾經的社會主義蘇聯也是這樣。二戰之前,蘇聯擁有一眾大名鼎鼎的軍事元帥,布瓊尼、鐵木辛哥、伏羅希洛夫等,他們也一概都被視為國民的偶像和國家的脊梁,結果在新的現代化戰爭面前根本無法適應,敗績連連之下,很快被淘汰出局了。

    軍事上是這樣,政治上也是這樣。二戰之前,英國的張伯倫、法國的達拉第等都曾是聲名鵲起的政壇名家,在一個時間內真的是呼風喚雨,這些人往來穿梭于各國之間,縱橫捭闔,不僅達成了許許多多的“高度共識”,而且還用各種法律層面的協議文件塑造當時歐洲秩序與格局,號稱締造了普遍安全與永久和平。但結果無情地證明,他們所捏造的這些東西一概都不過是海市蜃樓而已,在新的歷史大潮面前轉瞬間就被沖得無影無蹤,而這些風云一時的人物也成了后來人們所談論的笑料。

    歷史事實表明,在嚴酷的戰略斗爭面前,只有那些具備足夠勇氣、意志和能力的人才能適應勝出而不被淘汰,至于那些平常看似光彩,實則在智、勇、仁等方面存在結構性缺陷的人,則難逃被吞沒的歷史命運。

    中美戰略斗爭這個大潮也將是這樣,在其浩大的運動過程中,舊的“王侯將相”們將被無情淘汰,而新的英雄豪杰將在其中誕生輩出,這是一條基本的歷史規律。現在,在中美關系這個領域,有些“專家、學者”很活躍,很知名,簡直有點海內外追捧、臺上下都火的架勢,有些人甚至自以為有經天緯地、宇宙再造之才!但不客氣地說,這都是假象,都不過是風暴來臨前虛幻的表演而已,也就是說,中美戰略斗爭目前還未發展到淘汰的階段,一旦進展到那種地步,這些人就將如秋天的螞蚱一樣,蹦跶蹦跶就銷聲匿跡了,借用毛澤東主席的話說,就是“凍死蒼蠅未足奇”,而只有那些智勇兼備、仁德俱有的人,才有可能成為浪潮中的弄潮兒。

    其二,淘汰一大批陳腐的思維邏輯

    人類社會還有這樣一種歷史經驗,那就是和平時期往往各種學說、思想以及價值邏輯泛濫成災,而且每一種都說起來頭頭是道、言之鑿鑿,每一種都能找到自己的知音及擁躉,一些國家、一些民族甚至由此而形成了難以自拔的路徑依賴與思想沉迷,還有些要因此自設藩籬、醉于幻想。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是這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是這樣,現在仍然是這樣。比如,時至今日,居然已經很少有人提及人類可能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事情了,渾然忘卻霸權國家就是根據打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目標來安排自己內政外交并進行相應軍備建設的。

    筆者以為,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忘卻,所以在當今中國流行以下幾種相當值得商榷的論斷:

    第一,“無論國際形勢如何變化,中國都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

    眾所周知,戰爭還是和平,革命還是改良,一切都要依具體的歷史背景與條件為轉移,中國堅持和平發展道路也是具體時代和具體歷史條件的產物,也都要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而發展變化,假如霸權國家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把戰火直接燒到中國頭上,中國繼續堅持和平發展還有用嗎?和平發展道路還能堅持得下去嗎?顯然,這句話未免有唯心主義絕對化之嫌;

    第二,“中國希望世界各國共同走和平發展道路”

    筆者對這句話的評價是,愿望很美好,實際做不到。因為美國霸權不可能同意,也不可能讓中國如此這般地發展崛起下去。帝國主義就意味著戰爭,沒有戰爭危機,就沒有霸權存在的空間,霸權的價值與作用也就無從體現了。所以,中國這種違背霸權本性的愿望,注定要在霸權面前碰個大釘子,越是執著執謎,越要碰得厲害,碰得頭破血流還是輕的或者是幸運的,弄不好還要因此栽個大跟頭;

    第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不可逆轉”

    竊以為,當今世界究竟有沒有這個“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姑且不論,即便其有,人類歷史上也從來沒有什么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任何時代潮流之下,都有各種旋渦與逆轉。退一步說,即便沒有什么逆轉,也還有出現重大曲折的可能,比如中國革命的低潮時期,紅軍也有不得不長征的時候,所謂“不可逆轉”如果只就哲學意義而言,尚可以成立,如果有誰在具體社會實踐中信以為真,誰信誰倒霉,難免就要遭遇顛覆性的失敗。現在,人們都已經意識到,人類社會有了再次來到歷史十字路口的跡象,既然到了十字路口,那么在方向與前途上就存在各種可能性了,所謂“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因此也就子虛烏有了。

    其三,中國長期處于西方勢力的包圍攻擊之中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伊始,中國就處于西方勢力的戰略包圍之中,包圍之下,他們謀求對中國進行直接與間接的扼殺,這樣的過程持續了近三十年。

    三十年時間過去了,西方對中國的包圍扼殺事實上已經破產了,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改革開放才應運而生。對西方而言,中國的開放給他們在包圍扼殺之外提供了新的戰略機遇,那就是通過接觸聯系以及發展彼此之間的經貿關系等辦法改變中國、演變中國,從而達到與上述包圍扼殺同樣效果的目的,所謂手段各不同,但殊途同歸,最后的目標結果都完全一致。

    正因為這樣,所以現如今美國針對中國的政治與戰略結論就是:美國對中國的希望落空了,原來的戰略設計失敗了,已經到了必須再一次改弦易轍的時候了。美國政治精英如此這般開誠布公承認他們過去的失敗,承認他們針對中國本來的戰略意圖,應該說是相當罕見的事情。

    但是,如果說西方在中國改革開放過去的四十年間政治上、戰略上一無所獲,也完全不符合事實。事實上,西方對中國的和平演變戰略還是相當有效、相當起作用的。突出地表現在如下幾個“一”上

    一個幻想:在過去的四十年里,一些中國人產生了中國融入西方體系的強烈幻想;

    一個妄想:妄想西方勢力接納一個崛起復興的東方社會主義大國,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美國霸權資本主義相向而行,想知年年歲歲;

    一個指望:指望中美經貿聯系包醫百病,化解中美之間的戰略對抗,即著名的“壓艙石”學說。但事實上,中美雙方對中美空前密切經濟關系的解讀根本不一樣,中國方面的解讀洋溢著肯定和珍視,而美國當局的解讀則是吃虧與上當。各自態度的不同導致各自的行動取向南轅北轍,一個拼命維護,一個極力破壞,結果怎樣,目前不得而知,但中國對中美經濟關系的戰略指望已經宣告落空。

    上述三個“一”都完蛋了,以美國為首西方勢力對中國新的包圍扼殺開始了,這是上一輪對中國包圍扼殺的再版,也是過去美蘇冷戰的升級版。這樣的事實再一次說明,中國仍然處于西方勢力的包圍攻擊之中,這將是一個相當長期的歷史過程。

    正因為這樣,所以從根本上說,我們對即將到來中美戰略斗爭的所謂“新冷戰”總體上持歡迎的態度。因為壓力就是動力,“新冷戰”將成為中國“強起來”最澎湃的牽引動力。人類社會的歷史經驗證明,一些國家和民族之所以成長不起來,原因并不是環境不好,恰恰是環境與條件太好了,環境條件太好了就得不到應有的戰略錘煉,而只有經過強烈戰略錘煉、經過戰略上的大浪淘沙之后,才有可能煥發全新的歷史面貌,中國也是這樣,如今正在走入這樣的一種歷史進程之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人長期從事教育工作,屬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謂“在行恨行”,本人對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卻對國際政治、戰略問題情有獨鐘,幾年來撰寫了大量文章,盡抒杞人憂天之俗情,渾不知自己是吃幾碗干飯的。這大概也折射出了當代中國社會的一種新面貌,即:當今中國今雖則處在市場經濟下欲望澎湃的時代,但來自于基層老百姓之愛國、憂國與強國的呼聲及沖動依然強烈,這必將形成一種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戰略威懾。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所以本人樂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計收獲,冀以愚者之千慮,俾達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anhuisho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中文字幕 人妻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