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盛剛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學而思之 - 鮑盛剛首頁
這個世界還會好嗎?
2020-11-18
字號:

    新冠疫情無疑將深刻影響世界,大多數人認為隨著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它將引發全球經濟大蕭條,其程度不亞于上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全球化將終結,中美關系將陷入比自由落體還糟糕的危局。但是,也有人認為大亂之后必有大治,比如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后,世界都進入了一個相對和平與相對進步的時代。那么,新冠疫情將如何倒逼社會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呢?

    首先,將倒逼市場與政府關系的再平衡,由此進入一個相對進步的時代。比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當時在歐洲最時髦的一句話是:“我們都是社會主義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最時髦的一句話是:“我們都是凱恩斯主義者”。那么,新冠疫情之后,最時髦的話又會是什么呢?可以說目前危機的根源與其說是新冠疫情,不如說是新自由主義,疫情只是進一步加劇了原有的危機。上世紀70年代中期,新自由主義在美國與西方國家的興起,標志凱恩斯主義的終結,它是西方制度的又一次大轉型,或者說是一次大逆轉,其目的是要拯救西方文明。但是,結果無論是英國的撒切爾主義還是美國的里根主義都失敗了。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對新自由主義的反思和批判也應聲而起。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義終結了嗎?”為題發表文章,他認為新自由主義不再討人喜愛了,在四分之一個世紀里,勝負已定,那些實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國家,沒能贏得增長大獎。事實上,自由市場這套說辭一直在被有選擇地運用--當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時就擁抱,不符合時就不提。新自由主義的市場原教旨學說不過就是一套服務于某種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條,它從來沒有得到過經濟理論的支持。目前,民粹主義在美國與西方國家的興起,標志新自由主義的終結與一個時代的結束。那么,民粹主義會成為美國與西方社會合法性的基礎嗎?抑或民粹主義只是新自由主義合法化危機的結果和表現呢?

    其次,將倒逼超級全球化與國家化關系的再平衡,全球化不會終結,但所謂超級全球化將被代之以有限全球化,從而在全球化與國家化再平衡的基礎上重建世界經濟秩序。30多年前,美國與西方國家是經濟全球化的倡導者與推動者,而產業轉移被認為是一條“微笑曲線”。但是,30多年后,“微笑曲線”突然變成了“哭泣曲線”,美國與西方國家認為是中國搶走了他們的飯碗,掏空了他們的制造業,是中國剝削了他們。那么,到底是誰剝削了誰?事實上,全球化從一開始就有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兩面,鼓吹全球化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看到了好的一面,所以認為那些反對全球化的人其實已經過得更好了,只是他們沒有意識到而已。因此,處理他們的不滿情緒應該是精神科醫生而不是經濟學家的事。但是,反對全球化的人看到了全球化不好的一面,所以認為該接受治療的是那些新自由主義者經濟學家還有那些政治精英。因為不爭的事實是全球化與產業轉移讓許多人失去了工作,他們并沒有能夠找到更好的工作,他們的生活未能獲得改善而是每況愈下,美國位于金字塔下層的90%民眾的收入,已經停滯了三分之一個世紀之久,實際工資基本維持在60年前的水平。許多美國人在經濟上的痛苦和迷茫甚至反映在健康數據上。自然全球化不是造成此狀況的唯一原因,但無疑是原因之一。

    最后,將倒逼中美關系的再平衡,使雙方關系回歸理性與正常化。長期以來,中美經貿關系被認為是互補,互利的,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美國專注于高端產業與服務業,中國專注于中低端產業的加工與制造。美國的經濟結構是研發與銷售兩頭在內,中間加工制造在外,中國則是中間在內,兩頭在外。對此有學者專門發明了“中美國”一詞來形容這一關系。但是,今天看來這種關系是不可持續的,因為沒有國家可以放棄低端產業而只專注于高端產業與服務業,也沒有國家愿意只專注于低端產業,而在中高端依附于他國。事實上,早在2007年,有記者問中美國(Chimerica)一詞的創造者尼爾·弗格森:“你在書中第一次提到了一個詞“中美國”(Chimerica),這個詞在全世界變得非常的時髦和流行。為什么要創造出“中美國”這個新詞呢?以前美國負責消費,中國負責生產和存錢。金融危機發生了,這種現象發生了基本的變化,未來會不會發生一些扭轉?”弗格森回答:“我是用這個詞來描述中國加美國這樣一種中美關系。一個國家負責出口,另一個國家負責進口,一個國家負責花錢,另一個國家負責儲蓄。美國通過這種模式,實現了美國經濟的騰飛。但是多年如此消費后,美國現今實在無力支撐這種消費模式了。中國和美國就像一個婚姻,但這種婚姻是幻覺,是不能持續的,如果長期只讓你存錢他花錢,這種婚姻是持續不下去的。美國現在付不起錢卻繼續從中國進口他們所需要的東西,中國政府也對美元表示非常的擔憂。”

    法國歷史學家艾利·哈萊維(Elie Halevy)指出:“世界歷史上所有偉大的變動,尤其是在現代歐洲,都是戰爭與革命同時并存的”。比如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不僅代表了歐洲國際秩序的腐敗,而且代表了政治自由主義與經濟不干涉主義的失敗。而在革命與戰爭之后都會迎來新的國際秩序與一個進步的時代。同樣,目前我們都在談論新冠疫情將改變世界,事實上新冠疫情只是加速了世界的改變,因為在這之前,世界已經處于革命與戰爭的前夕。那么,在疫情之后,世界會迎來一個相對和平與相對進步的時代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曾獲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本科國際政治碩士、曾獲加拿大卡爾頓大學比較政治學碩士。任教華東師范大學國際政治研究中心,后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學習國際關系。現移居加拿大溫哥華,在加拿大海外集團工作。聯系郵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anhuisho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中文字幕 人妻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