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巖林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華之道 - 王巖林首頁
中國,本就是一個高度士人化的社會
2020-11-20
字號:

    想要看懂古往今來的中國,就必須首先關注和最先搞明白一脈相承了幾千年的一個特大群體------士人。

    因為,我們這個文明體國家的中國,原本就是個高度士人化的社會!原本就是歷經兩千多年,一步步發育成極具典型性的士人國度!

    什么“官僚社會”呀,“官本位社會”呀,不能說一點兒也不符合事實,但卻一點兒不全面,沒有看清中國社會的根本本質。

    “官本位”與“官僚社會”的說法,是那些特別關注和糾結于統治思維、極端階級對立,或多以政治史、國家統治、權力視角看問題和搞研究時,所常常產生的一些片面與有害話語。

    如果說,僅作為專門領域的研究,不是擴大、拔高到對整個社會認識與定位的高度,以至于成為當今社會上很多人污名中國的學術理論來源,我們是不應將其視作毒話語的。但現在,既然已經影響到了社會認知,成了社會話語的一個支撐,我們就不能不將其擴大、拔高到整個社會層面的“官僚社會”、“官本位社會”一類言論,列入推薦應該清算的“毒言”名單了。

    客觀地看,這不是某些專業領域研究者的錯,而是整個西學分科體系的錯,是社會大眾輕信了這些結論適用于我們這個國家整個社會的錯。因為,搞政治史探究的人,或持有以統治階級思維看中國角度的人,只管自己這一塊,根本不會顧忌其他。哪會再去在意另一些游走在官方權力邊緣地帶的廣義士人、甚至土里吧唧的士紳們呢?-------在他們看來,這不是我政治學或政治史所應關注、研究的,那是社會學、文化人類學等才該去研究的問題。

    而在另一方,社會學家們,的確也在關注著他們的只關注、做著他們的專門研究。美國學者費正清對中國,就有“士紳之國”的說法;中國社會學的泰斗費孝通先生,也著有《士紳中國》一書。然而,這些都還只是主要將目光,投射到了后期古代中國較為偏下層之士紳階層身上,所形成的一些不夠全面看法。在他們這一領域,又不會去關注和重視另一大塊-------士大夫階層以及分布于社會方方面面的整個“士之組系”。所以得出的結論,便又把中國社會僅僅看作是一種“士紳社會”了。

    這種西式分科學術所必然導致的“分裂癥”、片面話語,我們見的多了。這是它們的一種常態,倒也不必太過大驚小怪的。咱們,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絕不要被他們那樣的路子帶偏。

    必須從一開始就十分明確的是:認識中國的士人、或者如我所提出的龐大繁復的“士之組系”,既不能只看士大夫、不講士紳,也不能只看見士紳、而不論士大夫;甚至,把士大夫與士紳這兩方面全都納入進來,作以考察和分析,仍然還不能稱得上是極盡全面、一覽無余的。

    在我看來,不包括進捍衛我們國家與文明體的一代代軍中“武士”,不包括進以智慧養生之道始終呵護著中華民族的中醫人士或自修他治的“醫士”們,不包括進所有操持著敬天法祖、從事著化育文明、張羅著鄰里鄉間紅白喜事的所謂“熱心人”,甚至不包括進所有構成我們中國社會最基本“社會人”與總在依循著中華傳統節慶禮俗的億萬普通民眾們,都還不能在最全面與最廣大的范疇上,稱得上是系統和嚴謹的。

    簡單說,歷經數千年的文明體之建構、文明體國家之沉淀、文明教化之熏染,中國這個本就是以文明體立國的國家社會,已經變成了整個地球上舉世無雙的另一種存在、另一番社會模樣了-------其不僅,成就了中華之國位居第一的“士之組系”龐大集群或群落;而且,將自己的整個社會,早已變成了一個“無士人、不社會”的“士人社會”了!

    或者說,這樣一種文明體性質的基礎社會,是靠著分布于各個層級領域之士人們的穿線、編織,才得以組織成了一種關聯度奇高、凝聚力超強、承載性特大、堅韌性無以倫比的多元一體超級大社會。

    為什么要說是“超級大社會”呢?因為,它,既能支撐與保有整個文明體的不散、不覆,即便遭到征服與亡國、也不曾中斷文明;又能令整個地球上存在過的最為強大有力、幾乎統攬了人間一切現實權與利的大一統集權,也得讓她三分,甚至將自身替天行道、反映人心、興亡存廢、行舟翻船的最終話語權,都得無奈地交予那些響應時代的士人手中。這,是不是夠得上用“超級”一詞呢?其實,20世紀初期背負起國家救亡、民族解放的先輩們,尤其是以馬列主義打造出的中國共產黨,乃是士人群體的新聚集與士人精神的新體現。

    這種情景,不可能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單純的民族國家、主權國家或現當代國家里出現。甚至,即便是在曾經輝煌存在過的其他文明古國里,也似乎極少出現這樣一種突顯大社會、強社會特征的典型建構形態。

    這其實也不難理解,因為其他文明古國,即便于一定時期內也成就了一個類似的文明體,甚至也做到了自身文明體與國家的二合一整合,但是因為沒有天人大道的堅實信奉,沒有形成上至帝王與教皇、下到大字不識百姓統一高高擎起的“文明大道統”,沒有鍛造出一個龐大繁復、衍育生息的,起著文明“衛道士”與社會基石之作用的士人集群,也就不可能長久地將自身的“類文明體國家”呵護與維持下來。

    不可否認,宗教信仰與教會組織,在某些方面、某種程度上,是可以起到維系其自身文明、文化、民族、國家的作用的。但它們畢竟屬于宗教的范疇,跟世俗社會本就是“兩股道”、“兩張皮”;加之教義與信仰,根本地還是分之道上的分力表現形態,所以,頂大只能達成一定范圍內的(比如自身教派、信徒中的)、有限層面上的(比如非世俗化社會生活的)、局部領域里的(比如在理性階層、科技行業就難扎根推廣)、形式上的(靠宗教禮儀與教規戒律等做表面行為的約束)有效性。

    而在道化文明、或“文明大道統”長期整合下的中國大社會,由于不是教會讓你非得信仰的教義,不是別人灌輸給你的宗教理念;而是道、文明大道話語通過啟發你自身的自明與自覺,是令你在信的過程中、還能不斷以實踐驗證與修正自己的身心托付-------更重要的是,這種自明自覺與身心托付后的轉而“士人化”、成為有社會公心擔當的士人,在實現大道文明的社會教化之同時,也造就、衍育出了一代代一批批層出不窮與體量龐大的真正“社會精英”,而且還是不那么精少的“菁英之士”。

    只要有這龐大且基礎性的、足以整合整個社會與天下的士人們存在,文明體的根基就不會動搖!文明大道的話語就是天道天理與人心民意!再強勢的國家集權統治,也沒法在殘害文明體、拋棄文明的路上滑的太深與偏的太遠。這一點,從中國歷史的后半段,尤其是外族主政中原后將集權之道有所拉偏、滑向專制(集權治理,乃獨裁專制統治與極端民主自治模式間的中道),但卻仍然無法將整個中國,變為西方和其他地區歷史上“專制帝國”的這一事實上,可以得到一種強有力的反面證明。

    士人集群與超級“士人化大社會”,以其超強生息力、超強穩定態、超大隱形能量體的存在,所具有的大于國家政權之超級威力,還在另一個歷史現象中可以得到印證。那就是:當大一統王朝分裂之時,甚至是在大一統國家當年未曾覆蓋到的有影響區域,之所以后來總會發生如北魏、金、遼、元、清等這些當時所謂的“外族”“外國”并入中原文明之事,其中除去中華大道文明自身的巨大感召力與強大影響力外,相當關鍵的一個因素就是:大批漢人或華夏文明的士人,流落或進入到了這些異族或國家,成為一種影響其取向、走向的謀劃乃至決策力量。

    正因為如此,雖然不受往往中原王朝和社會認可,他們卻總也以炎黃子孫或中國自居著。這種大道文明的引力與中華向心力,沒有一批批于內教化、于外教授的所謂“華夷”士人們,有可能實現嗎?

    希望今天的人們,能夠撥開西式話語的迷障,用自己的雙眼去認知士人和高度士人化的中國社會。而只有很好地認清中國的士人化社會的基本性質;我們才能在今天與今后,為中華大道文明成功立言,為中國與人類未來新文明時代找準指引的方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大道不明,故滿目溝壑。獨立尋道者,高遠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黨員。14年學海泛舟,19載軍旅生涯,選擇自主擇業后經過商,辦過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發掘與闡釋《中華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識為滿足,欲見八方共明共循終成大道。作詩云:中華從來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構見天日,萬眾齊聚奔如潮!愿與真正為中華文明、人類未來新文明而思考奮斗的思想者們,齊心協力,共圖大業。本人郵箱:wyl-125@163.com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anhuisho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中文字幕 人妻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