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牛跡山民 - 曹建明 首頁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2020-11-23
字號:

    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新中國的農業戰線,先后產生和樹立了兩面旗幟——“大寨”與“小崗”。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這一前一后,一“大”一“小”的兩面旗幟,代表著不同時期一些人的價值取向,也代表著不同時期黨和政府對于農村工作的方針政策。

    由于這兩面旗幟的顏色與性質對比強烈,所以,因為對于她們的擁護與反對,改革開放以來,在中國的輿論場上,就形成了兩種激烈對立的觀點與情緒。

    盡管共和國的領導人,強調“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但是,社會上的這兩種相互對立的觀點情緒,并沒有消除,仍然會不時地因為某一個偶發事件的刺激而激發他們的聯想,使他們爆發出激烈的爭吵。

    正好,著名的央視主持人,《今日頭條》的明星創作者倪萍,現在正在攜手《今日頭條》的創作者們,探討“成熟”與“活得通透”這個話題。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所以,筆者就在這里,結合倪萍所提出的“成熟”與“活得通透”這個話題,來談一談新中國成立以來,因為時代不同而產生和樹立的“大寨”與“小崗”這兩面旗幟及其背后的歷史邏輯。

    一,大寨的道路

    大寨村,地處山西省晉中市昔陽縣的縣城東南部,到目前為止,經過合并,仍然是一個只有220多戶人家、510多口人的小山村。

    由于這里屬于土石山地形區,在長期的風蝕水切作用下,這里的自然環境十分惡劣,可謂是七溝八梁一面坡。

    在舊社會,人們形容這里“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地無三畝平,災害年年多,三天沒雨苗發黃,下場急雨地沖光,石頭兩邊肥土流,肥土流走剩石頭。”

    所以,那時的大寨,是有四多:討吃要飯的多、賣兒賣女的多、扛長工打短工的多、外出逃荒的多。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1945年,大寨村解放了。

    1946年,他們就組織了互助組。

    1947年,他們又建立了黨支部。

    1953年,他們在互助組的基礎上,又辦起了合作社。

    而大寨之所以能夠被樹立為新中國“前三十年”農業戰線的旗幟,就是因為,在建立了黨支部的前提下,大寨,出了個優秀的村支部書記陳永貴。

    在陳永貴的帶領下,大寨人自力更生、戰天斗地、艱苦創業,重新安排家鄉的山河面貌。

    他們制定了十年的造地規劃,就憑著一雙手、一把镢頭、兩個肩膀、兩個籮筐,不分晝夜的苦干,在河溝里造良田,在山坡上造梯田。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經過十年的艱苦奮戰,他們改造了大寨的七溝八梁一面坡,修成了畝產達千斤的高產、穩產的海綿田。

    那時,他們不僅解決了自己的溫飽問題,而且,還每年上交國家20多萬斤余糧。

    但是,1963年,一場百年不遇的洪澇災害,又使得他們十年的血汗,毀于一旦。

    他們的139畝梯田,被全部沖光;41畝地里的莊稼苗,被淹沒在泥水里。

    當時,他們全村89戶人家,78戶人家的房倒窯塌,只剩下了9戶人家的窯洞還算完好。

    災害發生后,上級領導前來慰問他們,并且,還帶來了錢、糧和其它物資。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大寨人卻沒有收受這些錢糧和物資。

    他們說:“遭遇災害的地方很多,如果都去依靠國家救濟,國家的錢財,又從哪兒來呢?”

    大寨村黨支部,經過開會討論,當即提出了“三不要、三不少”的口號:“不要國家錢、不要國家糧、不要國家物資,交售國家糧食不能少、群眾分紅不能少、社員口糧不能少。”

    在陳永貴的帶領下,大寨人白天修土地,晚上修房子,血一滴、汗一滴地在廢墟上重建家園,并且,在當年,就打下了40萬斤糧食。

    1964年3月28日,時任山西省委書記的陶魯茄,向毛主席匯報了大寨大隊的事跡,毛主席高興地說:“窮山溝里出好文章!”

    到1964年底,周恩來總理就在工作報告中,公開表揚了大寨大隊的精神,把大寨精神總結為8個字:“自力更生,艱苦奮斗。”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二,小崗的道路

    小崗村隸屬于安徽省鳳陽縣,位于滁州市鳳陽縣東部25公里處。

    這里,地處長江與淮河之間的分水地帶,屬于丘陵地形。

    雖然他們的土地高低不平,但是,最大落差,也只有3米。

    由于2013年行政村合并,1979年的20戶人家的小崗村,現在變成了940戶。

    但是,我們這里所說的作為“聯產計酬”責任制之旗幟的小崗村,主要是指原來的2013年之前的、那個只有20戶人家的小崗村。

    小崗村當時雖然只有20戶人家,卻有1100畝耕地。

    2018年,經過合并,他們940戶、4173人,耕土地面積變成14500畝。

    而且,他們的耕地,可不是像大寨村那樣的只能種玉米和小麥的梯田和水田。

    他們的耕地,是可以出產以稻谷為主的多種水旱作物的水旱兩作耕地。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所以說,從自然條件上講,小崗村的自然條件,是比大寨村的自然條件要好得多,簡直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

    但是,在當年大寨人搞得紅紅火火,成為全國農業生產戰線之旗幟的年代,條件比大寨好得多,簡直是沒法比的小崗村,卻以“吃糧靠返銷、用錢靠救濟、生產靠貸款”的“三靠村”之稱號,而聞名遐邇。

    他們村的大多數村民,都曾出門討過飯。

    1978年,小崗村18戶村民,以“托孤”的方式,摁下紅手印,立定生死狀,決心打破新中國成立以來,農業戰線以互助合作為基礎的“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吃“大鍋飯”的生產方式,進行分田到戶。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第二年秋天,他們果然實現了糧食大豐收,足足打下了13.3萬斤糧,人均收入達到400元,是1978年的18倍。

    小崗村也從此,第一次向國家交上了公糧,出售了余糧,結束了他們“吃糧靠供應,花錢靠救濟,生產靠貸款”的歷史。

    由此,新中國“前三十年”的“農業學大寨”的時代,就終結了,中國農村,進入了向小崗村學習的“后三十年”時代。

    “小崗”村的旗幟,雖然沒有轉化成像“農業學大寨”那樣的響亮口號,卻實實在在地,以“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的精神,指導著中國農村、乃至整個中國社會,“摸著石頭過河”、探索“改革開放”的新出路。

    三,殊途同歸的道路

    在進入“聯產計酬”責任制,不再“農業學大寨”的“后三十年”之初期,大寨,和大寨大隊的領導者們,經歷了一段痛苦的沉淪。

    1980年4月, 陳永貴的接班人郭鳳蓮,“辭去”了大寨大隊黨支部書記的職務。

    這一年的7月份, 上級組織決定,任命郭鳳蓮為晉中果樹研究所的副所長。

    她于當年的12月份到任。

    到了1987年4月, 她又被調任為昔陽縣公路段的黨支部書記。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直到1991年11月15日,離開了自己的人生起點站——大寨大隊11年的郭鳳蓮,又被上級組織,以昔陽縣縣委副書記、大寨鄉黨委副書記的身份,調回到她的人生起點——大寨村,重新擔任大寨村的第8任黨支部書記。

    而在郭鳳蓮離開大寨的這11年里,大寨村的道路,和郭鳳蓮個人的道路一樣,也充滿了曲折。

    郭鳳蓮被調離大寨后的第二年,大寨大隊,就開始實行“聯產計酬”責任制。

    但是,1982年,大寨村又走了回頭路,重新實行“大鍋飯”制度。

    到1983年,大寨大隊,才真正地落實“聯產計酬”責任制,再也沒有回頭。

    這比全國的其它大部分地方,整整地晚了兩年時間。

    與此同時,大寨村,先后上、下了4任支部書記,大寨,卻始終沒有重新再現,他們曾經的那種高光時刻。

    郭鳳蓮接任大寨村的第8任黨支部書記不久,就于1992年春天,帶領部分村干部,去江蘇華西村、天津大邱莊等地取經。

    在華西村,她聽華西村的支部書記吳仁寶說:“過去我們是不要國家的錢,也不借銀行的貸款。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你首先就要去找財政要錢!就要去找銀行貸款!然后,才談得上發展!”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這讓郭鳳蓮他們一行,感到天昏地轉,不可理喻。

    這么一來,那什么叫“自力更生”呢?什么叫“艱苦奮斗”呢?

    郭鳳蓮之前當了8年的大寨大隊黨支部書記,那時候,他們只知道省吃儉用,只知道賣糧掙錢,只知道為國家作貢獻,哪里會想到,去找財政要錢,去找銀行要錢呢?

    他們怎么理解得了,這樣才能發展,才能發展得更快呢?

    但是,事實勝于雄辯,人家,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你不服不行。

    經過華西村書記吳仁寶給他們點撥開竅之后,他們回去,就知道找財政,找銀行要錢了。

    更主要的是,他們不再只是想著為國家做貢獻,他們也有了他們的自我本位意識,他們也知道要與國家“討價還價”。

    我為國家作貢獻,國家,也得給我作后盾。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在華西村所在的華士鎮政府的友情幫助下,郭鳳蓮他們,首先辦起了大寨羊毛衫廠。

    開始的流動資金不足,他們就斗膽去向昔陽縣財政局,借了20萬元。

    但是,初次干此番勾當,他們的心里,還是有點犯罪的感覺,還擔心,到時候還不了怎么辦。

    結果,后來,他們好歹還是還上了。

    但是,勉強還了財政,只是為了良心。

    其實,他們這時并沒有賺到錢,還了財政,他們就還是沒有錢周轉。

    于是,他們又根據人家的指點,到銀行去貸款,還了財政的20萬,又在銀行貸款20萬。

    這樣,終于把羊毛衫廠開辦成功。

    后來,他們又先后建成了制衣公司、水泥廠、酒廠、農牧公司、旅游公司、核桃露廠、煤炭發運站等。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通過他們的努力,到1997年,大寨村的生產總值,已經達到5000萬元,2002年達到1億元,2008年達到3億元,2010年超過10億元。

    而在大寨村通過興辦集體企業,重新走上集體道路的同時,“聯產計酬”責任制的旗幟——小崗村,最終也是不約而同地,和他們走上了同樣的道路。

    在當初通過摁手印,立生死狀,打破“大鍋飯”,實現了人均收入400元之后,小崗村人,雖然解決了溫飽問題,隨后,卻又長期地陷入停滯不前的僵局。

    到2003年,小崗村的人均收入,還只有2000元,遠遠低于當時全國農村的平均水平。

    所以,有人形容他們是:“一夜跨過溫飽線,三十年未過富裕坎。”

    不僅如此,到2003年時,村里還集體欠債3萬元,連續兩年,都選不出一個領導班子。

    凡此種種,似乎是與他們的那個“后三十年”的旗幟,很不相稱,是很侮辱那個旗幟的樣子。

    2004年2月,沈浩,作為安徽省選派到農村的任職干部,來到鳳陽縣小溪河鎮,任小溪河鎮的鎮黨委副書記、小崗村的黨委第一書記,和小崗村的村委會主任。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他先是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把全村108戶人家,跑了兩遍,了解基本情況,再組織村里的骨干人員,去外地參觀,一起為小崗村發展“把脈問診”。

    2005年6月,在沈浩的努力下,小崗村以“大包干”的這個旗幟為核心資源,建起了“大包干紀念館”,開創出了小崗村的旅游產業。

    在這期間,他還曾經被人圍堵暴打。

    當時,他對村里的歪風邪氣進行整治,得罪了一些人,損害到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于是,就有人糾集一些社會混混,在他回村的必經之路上,報復教訓他,導致他的腰部扭傷、胸部淤血。

    但是,沈浩的工作,還是贏得了小崗村更多村民的認可。

    2006年,沈浩下鄉掛職期屆滿,要回原單位了。

    為了留住他,小崗村的村民,又一次用“按紅手印”的方式,要求他留下。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省委在征求了他本人的意見后,批準他繼續留任小崗村。

    當時,安徽省委選派去農村掛職的干部,有幾千名,沈浩,是唯一一個被村民們所挽留的。

    2008年,原小崗村90%的農戶,都有了葡萄園,僅此一項,村民們人均純收入就增加了2000多元。

    這一年,小崗村農民的人均收入達到6600元,比當時全省人均水平高出39%,是沈浩初到小崗村時的3倍。

    2009年,小崗村實施了8000畝田園綜合體高標準農田治理,農作物良種覆蓋率達到100%。

    這一年,來小崗村旅游的人數,達到了115萬,旅游收入實現了2.6億元,集體經濟給村民們的分紅,達到了每人520元。

    然而,因為積勞成疾,2009年11月6日,沈浩病逝在小崗村的出租屋里。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沈浩雖然死了,但他為小崗村所探索的發展道路,卻清晰了。

    小崗村,實現了從40年前的戶戶分田有地,到40年后的人人持股分紅的改變。

    他們和大寨村一樣,也走上了集體經濟的發展道路。

    四,左腳與右腳

    那么,從“大寨”到“小崗”,再到“大寨”和“小崗”的殊途同歸,這里面的歷史發展邏輯,是什么呢?

    “大寨”,其實就相當于原始的共產主義社會。

    那是由于當時大家實在是太窮,不得不組織起來,共同奮斗。

    同時,從國家整體的經濟發展來說,當時,國家實行“以農業為基礎,以工業為主導”的方針,要以農業生產,作為工業發展的基礎。

    而如果在農村實行自由經濟,那么,國家的工業發展所需要的原材料,是沒有辦法保證的。

    所以,合作社、人民公社,作為國家的工業發展之基礎,就是一個不可動搖的經濟組織形式。

    這就是“大寨”這面旗幟的歷史意義。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但是,“大寨”,是一種原始共產主義。

    而原始共產主義發展到一定的程度,是一定要解體的。

    不然,“貧窮限制了人的想象力”,就會產生郭鳳蓮與吳仁寶之間的差異。

    郭鳳蓮與吳仁寶之間,人,是同樣的人;思想,卻不是一樣的思想。

    他們的個性不一樣,行為方式不一樣,就導致他們的生產效率、發展路徑,也大不一樣。

    不能說,郭鳳蓮的思想不對。

    也不能說,吳仁寶的思想絕對正確。

    這里有一個哲學問題:“存在就是合理”。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但是,存在,只是在一定的環境條件下才合理。

    超越了相應的環境條件,則合理的存在,就會變得不合理。

    郭鳳蓮的思想,在建國的“前三十年”,那是絕對正確的。

    因為,那時候,大家太窮了。

    但是,到了建國的“后三十年”,就是吳仁寶的思想絕對正確了。

    因為,通過三十年的艱苦奮斗,我們的國家,有了一定的積累,可以作為大家的靠山了,大家可以利用國家這個靠山,來改換一種奮斗的方式,求得更大,更快速的發展了。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而在國家的層面來說,長計劃,短安排,實行計劃經濟,是我們社會主義經濟的本質特征和天然優勢。

    這種優勢,在我們的經濟體量還很小,我們的宏觀目標與微觀目標,相隔不是太遠的時候,就表現得尤為明顯。

    比如說,我們只有一個營的兵力,層級結構只有班、排、連、營四級,那么,營長指揮班長、甚至直接指揮某一個士兵,就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但是,如果我們有幾十萬人、幾百萬人,我們的指揮層級很多,那么,我們的統一指揮,還能夠一桿子到底嗎?

    像李德,作為紅軍的最高指揮,他卻要去指示某一挺機槍怎么布置,某一處的戰壕怎么修建,這能行嗎?

    像蔣介石,也是喜歡一桿子到底,越過許多層級,直接指揮到師級、團級,結果,他是越用力,他的指揮就越無力。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所以,在國民經濟打下初步的基礎之后,由于國民經濟的體量增大,情況越來越復雜,繼續實行建國初期的那種一統到底的計劃經濟,就是不合時宜的。

    在經濟系統越來越龐大的情況下,就必須要改換方式,實行宏觀調控,微觀搞活的策略。

    而宏觀調控、微觀搞活的基礎,就是要把原材料的供應放開。

    如果原材料的供應不放開,那么,想要搞活,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怎么樣才能夠把原材料的供應放開呢?

    只有取消農村人民公社化的這種經濟組織形式,讓農民們自主經營,自由生產和供應原材料,才能夠把原材料的供應放開。

    所以,從“大寨”到“小崗”,這是一種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

    這就像一個人的左腳和右腳,看起來左腳向左,右腳向右,是相互背離的,但是,它們的根本目標,卻是一致的。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它們只不過是通過局部的相互否定,來實現共同目標下的交替式的前進而已。

    最主要的,是時代變了,人的思想觀念,也要變。

    五,共產黨與共產黨員

    通過對“大寨”與“小崗”兩面旗幟的產生和樹立之原因進行分析,我們就知道,這里面有群眾與黨,有黨的基層與高層兩個方面的對立統一。

    群眾的思維是本能的,是面對現實的。

    不論是大寨人和小崗人,他們的行為與思想,都是他們面對現實而產生的本能反應。

    而到黨和政府,她們就不是依靠本能,而是依靠高瞻遠矚的謀劃了。

    所以,大寨人的行為,是他們自發的行為,而“大寨”這面旗幟,則是黨和政府樹立的。

    同樣,小崗人的行為,是他們自發的行為,而“小崗”這面旗幟,也是黨和政府樹立的。

    這里,就顯示出了黨和政府的決策作用。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但是,黨和政府的決策,是依靠她的黨員,依靠他的各級黨員干部去執行與實現的。

    正確路線一經制定,干部便是決定的因素。

    黨和政府的決策能不能夠執行到位,就靠她的各級黨員干部,給不給力了。

    而黨員干部,有真正的黨員干部,也有虛假的黨員干部。

    虛假的黨員干部中,又有投機鉆營的壞人,和不過是想謀個職業混飯吃的普通人。

    真正的黨員干部中,又有有心無力或者好心辦壞事的庸人,和德才兼備的優秀人才。

    而這里,只有德才兼備的優秀人才,只有德才兼備的黨員干部,才能夠將黨和政府的決策,創造性地執行到位。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大寨之所以能夠成為全國的一面紅旗,是因為她有一個優秀的黨員干部陳永貴。

    后來的大寨能夠東山再起,又是因為她有一個優秀的黨員干部郭鳳蓮。

    小崗村之所以長期地“吃糧靠返銷、用錢靠救濟、生產靠貸款”,是因為,那里沒有一個優秀的黨員干部。

    小崗村之所以“一夜跨過溫飽線,三十年未過富裕坎”,也是因為,那里沒有一個優秀的黨員干部。

    而一旦那里出現了一個優秀的黨員干部——沈浩,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六,“成熟”與“活得通透”

    最后,我們就要來談一談倪萍所提出的“成熟”與“活得通透”這個話題了。

    倪萍說:能夠在眾說紛紜中做出自己的選擇和判斷,能夠理解世間的復雜,知道生活不是非黑即白,不是單純的善和惡,就是成熟;成熟與年齡無關,成熟是朝氣和赤誠。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生而為人,首先就要知道,人和動物的區別。

    動物沒有思想,人是有思想的。

    我們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思想,不能把自己的腦袋,長在別人的脖子上,讓自己的身體,服從別人的大腦指揮。

    這是一個人能夠成熟的基本保證。

    但是,具有自己的思想,還不是成熟。

    只有思想正確,才是成熟。

    那么,什么樣的思想,才是正確的思想呢?

    就是要懂得辯證法,就是要能夠理解世間的復雜,知道生活不是非黑即白,不是單純的善和惡。

    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

    左腳和右腳,它們是對立的。

    然而,它們誰是黑的,誰是白的?誰是善的,誰是惡的?

    它們,只不過是在不同的時間,以不同的方式,走向同一個目標,完成同樣的任務而已。

    左腳和右腳,就是辯證法。

    懂得了辯證法,理解了左腳與右腳之間的關系,就是成熟。

    而成熟無關年齡,它就是要我們思維敏銳、善于理解,就是要我們具有朝氣和一個坦蕩的胸懷。

    能夠認識自我,擁抱世界,這就是成熟。

    這樣的人,就活得通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肖港鎮永華村人,高中文憑,農民工,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致力于中國古典哲學《易經》的思考研究。關注中國現實。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anhuisho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中文字幕 人妻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