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牛跡山民 - 曹建明 首頁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2020-11-23
字號:

    前天寫了篇《大寨和小崗——左腳與右腳,左一腳,右一腳,風風雨雨過山坳》的帖子,結果,收到149條評論,1358個點贊,還有許多分享、收藏、與轉發。

    這對于貼主我的一般成績來說,就是所謂的高評與高贊了。

    但是,從這些評論中,貼主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網友們大多執著于“公”與“私”,“勤”與“懶”的問題,認為“大寨”就是“公”和“勤”,“小崗”就是“私”和“懶”,所以,就一面倒地挺“大寨”,而批“小崗”。

    這就不能不讓貼主我,想到類似的“秦始皇與劉邦”、“防疫與健康”一類的問題。

    首先,我們來說說“秦始皇與劉邦”吧。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秦始皇建立了大秦王朝,開創了郡縣制制度。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劉邦建立了西漢王朝,繼承了秦始皇開創的郡縣制制度。

    但是,劉邦在繼承秦始皇的郡縣制制度的同時,又在一定程度上,走了過去的周朝封建制制度的回頭路了。

    劉邦的政策是,通過保留一定的封建勢力,去對抗那些已經被鎮壓的封建勢力的復辟,以及有可能的封建勢力的死灰復燃。

    他的具體做法,就是消滅外姓的封建諸侯,保留同姓的封建諸侯,通過將一些同姓諸侯封建于各個地方,去彈壓各個地方的被打倒的外姓諸侯,以防止那些舊的封建勢力死灰復燃。

    而且,為了掩人耳目,劉邦在消滅其他具有潛在威脅的外姓封建諸侯的同時,還保留了一個對他的郡縣制制度完全沒有威脅的外姓封建諸侯,那就是長沙王吳芮。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那么,為什么劉邦要處心積慮地消滅外姓封建諸侯,同時保留同姓封建諸侯呢?

    劉邦處心積慮地消滅外姓封建諸侯,當然是為了繼承秦始皇的郡縣制,以確保他們的西漢王朝的穩固。

    對于他們的西漢王朝來說,最大的威脅,就是那些封建割據勢力了。

    但是,劉邦為什么又不像秦始皇那樣,完全取消封建制,而要保留他的同姓封建諸侯呢?

    這就是由于,劉邦吸取了秦始皇的教訓。

    由于秦始皇是幾百年的秦國政治體制的繼承者,經歷過秦國內部的同姓兄弟的反叛,所以,秦始皇就不相信他們同姓兄弟之間,會相互支持,不相信他的同姓兄弟們,會同心協力地維護他們大秦王朝的統一江山。

    秦始皇在消滅各國諸侯勢力的同時,也不允許他們本國的同姓諸侯存在,也不向各地分封新的諸侯。

    這樣,在各地的舊勢力死灰復燃,發動封建主義的復辟戰爭時,由于秦朝郡縣制的不完善、秦朝中央政府的反應不及時,就使得各地的舊勢力,從一開始的星星之火,迅速形成了燎原之勢。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正是由于吸取了秦始皇的這個教訓,劉邦才在消滅外姓諸侯的同時,保留了同姓諸侯,以通過同姓諸侯,去彈壓地方上的外姓勢力,防止地方上的外姓封建勢力死灰復燃,發動復辟戰爭。

    雖然,后來的“七王之亂”,證明了秦始皇的正確,證明了從長遠來說,保留同姓諸侯是不可取的,就是保留了一個禍害。

    但是,在劉邦的那個時代,同姓諸侯,對于保衛劉邦的中央政權,卻是一股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是為鞏固西漢王朝的政權起到了重要作用的。

    不然,為什么大秦王朝二世而亡,而劉邦的西漢王朝,能夠延續12代——231年呢?

    這就是由于,秦始皇高瞻遠矚,可他沒有低頭看路,他不小心被腳下的一塊石頭絆了一跤,然后,就死翹翹了。

    而劉邦既能夠登高望遠,又能夠腳踏實地,所以,他就可以避開一些石頭和陷阱,他的道路,才走得比較穩當。

    所以,有些事情,其實,我們不能夠強求她們放之四海而皆準,我們只能是,但求她們能夠對于一時一事有用。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小崗”相對于“大寨”,看似是在走回頭路,但是,就像劉邦相對于秦始皇走回頭路一樣,“小崗”的這個回頭路,未必,就不是一種必然的、和必須走的回頭路。

    至少,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都垮臺了,而我們中國,卻是風景這邊獨好。

    這就說明,中國,至少是沒有犯大的、致命性的錯誤的。

    說完“秦始皇和劉邦”,再來說說“防疫與健康”。

    我們知道,防疫的一個主要措施,就是打防疫針。

    而這個打防疫針,其本質,就是把一部分可控的、不會對人體造成危害的致病因子,注入到人體內,使人體通過應激反應,產生對這種致病因子的免疫力。

    這樣,當這種致病因子大量來襲時,人體就具有足夠的免疫能力,來對抗這種致病因子,以避免人體發病。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人類社會的集體與個人,就是兩個極端。

    這兩個極端是相反相成,又相輔相成的。

    如果一個人沒有一點個人主義,沒有一點自我保護意識,那么,這個人還怎么存在呢?

    就像你遇到一個乞丐,你可憐這個乞丐,你將你的錢財、衣服全都讓給他。

    然后,他活著,你餓死了、凍死了,這可以嗎?

    反過來,如果所有人都是極端個人主義,完全沒有一點集體主義意識,那么,集體不存在,個人,又如何對抗個人能力所對抗不了的環境壓力呢?

    所以,適當的個人主義與適當的集體主義,都是必須的。

    沒有適當的個人主義,就沒有適當的集體主義;沒有適當的集體主義,也沒有適當的個人主義。

    當個人主義或集體主義都走向極端時,個人和集體,都會走向滅亡。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大寨”精神,是一種集體主義精神。

    但是,這種集體主義精神如果過度,就會傷害到適當的個人主義,就會導致適當的個人主義,向著極端的個人主義轉化,就會導致極端個人主義的強烈反彈,從而最終消滅這個集體。

    而“小崗”模式,看起來是打擊了集體主義,但是,它的這個力度是有限的。

    它僅僅是承包土地,是讓個人的勞動力私有,而沒有讓土地私有,沒有讓生產資料所有制發生變化。

    這實際上就是向我們的集體主義中,注入一些不會造成危害的致病因子,從而使我們的社會產生應激反應,產生對于未來的更大的個人主義風潮的免疫能力。

    當然,談到“小崗”,很多網友還不是談論“小崗”模式,而是談論小崗人,是說他們“自私”、是說他們“懶”。

    實際上,說小崗人“懶”,這是絕對站不住腳的。

    因為,小崗人能夠“按手印”,能夠在分田到戶以后,一舉改變他們的窮困面貌,這就說明他們不是“懶”。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那么,是他們“自私”嗎?

    這個也是不對的。

    “自私”不是壞毛病;沒有覺悟的“自私”,才是壞毛病。

    大寨人,其實也是“自私”的。

    只是,他們有一個陳永貴,有一個由陳永貴帶領的領導班子,來啟發他們的覺悟,激發他們的集體主義精神。

    而小崗人的不幸,就是他們沒有一個陳永貴。

    他們沒有一個由陳永貴帶領的領導班子,來啟發他們的覺悟,激發他們的集體主義精神。

    正確路線一經制定,干部就是決定的因素。

    共產黨和共產黨員,是社會主義的先鋒與中堅。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最后,貼主我最為悲哀的就是,數據顯示,我那篇帖子的平均閱讀完成率,只有60.2%。

    所以,大概率,是網友們沒有關注到我的帖子中,關于客觀因素方面的內容了。

    實際上,我的帖子中,是討論過客觀方面的問題的。

    建國初期,我們的國家一窮二白,經濟體量非常小。

    就像我們只有一個營的兵力,那么,營長,是完全可以直接指揮某一個士兵,甚至直接安排每一挺機槍,每一支步槍,布置在什么位置。

    這就是我們國家建國初期,實行“統購統銷”的經濟政策的原因。

    “統購統銷”的經濟政策,是服務于“以農業為基礎,以工業為主導”的國家建設方針的。

    就是我們要建立一個比較健全的工商業生產體系,就必須集中力量,把所有的原材料,統一納入到這種生產建設體系,其中,就包括來自農村的農產品。

    而如果我們不在農村搞“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集體經濟生產體制,我們就很難實行“統購統銷”的經濟政策,很難對來自農村的農產品,實行“統購統銷”的運營與管理。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這就是建國初期的“前三十年”,我們樹立“大寨”旗幟的客觀方面的因素。

    而經過建國初期“前三十年”的工商業生產建設,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們的國家,已經初步建立起一個相對比較完善的工商業生產體系,我們的經濟體量,就大大地發展了。

    這就像我們從一個營的兵力,發展到一個軍的兵力,發展到一個兵團的兵力。

    那么,我們現在,還能夠讓一個軍長,去指揮每一個士兵嗎?

    我們現在,還能夠讓一個兵團司令,去安排每一挺機槍、每一門大炮,布置在哪個位置嗎?

    部隊大了,各單位,就要發揮各自的主觀能動性了,軍長和營長,就要各負其責了。

    這就是說,“統購統銷”的經濟政策,這時候,就已經不適合我們已經形成了很大規模的經濟生產形勢了。

    我們必須改變方針,必須實行“宏觀調控,微觀搞活”的經濟政策。

    由大寨與小崗,我想到了秦始皇和劉邦,想到了防疫和健康

    那么,既然要“宏觀調控,微觀搞活”,就必須讓下面活起來,就必須讓下面的各種生產要素自由地流動。

    而要實行這樣的一個經濟政策,農村里的“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集體經濟生產體制,就是不適合的了。

    這就是“小崗”這面旗幟,被樹立起來的客觀原因。

    樹立“小崗”這面旗幟,從客觀上講,就是為了打破“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經濟生產體制,使農村經濟能夠活起來,使整個國民經濟能夠活起來。

    所以,“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實際上是連貫的,是左右腳的關系,都是為了立足于現有的條件,爭取最大的發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肖港鎮永華村人,高中文憑,農民工,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致力于中國古典哲學《易經》的思考研究。關注中國現實。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anhuisho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中文字幕 人妻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