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路浚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衢州地方 - 曲路浚首頁
對關溪坦溪邵氏讀書臺與青峒書院的再考證
2020-11-25
字號:

    靈鷲山西南區域的關溪大靠(考)山青峒峰距市區14公里,從下坦沿上坦下鋪上鋪關溪北行僅4公里。從水源看,關溪發源于大靠(考)山東麓,經關溪村入關溪水庫(青峒湖)涇流上鋪村、下鋪村、上坦村、下坦村,在西壟口匯入西九龍山澗水后,在萬田鄉順家路邊村匯入九華溪后經萬田鄉順碓邊、上方、下方到河邊埂村口浮石潭注入衢江、錢塘江。上坦村、下坦村從前也叫坦溪。這一帶自古流傳著“關溪府、肩莫縣、沐塵教化縣、下坦金鑾殿”與“關溪府,下坦金鑾殿,沐塵教化縣,萬村百官居,街頭車馬喧……”但若從古教育的視角掃描關溪流域,這一帶的教育舊蹤仍能折射出衢州教育源遠流長,歷史上的東南多士之邦、全國儒學研究中心的光芒。有關坦溪“邵氏讀書臺”及方應祥上靈鷲山大靠(考)山青峒峰創辦青峒書院后轉明果禪寺結佛緣覺悟等等傳說,在最近四十年,最先由靈鷲寺(九華禪寺)四十六世僧覺定(1922-1996年,為靈鷲山坦溪人,7歲出家,1941年20歲為靈鷲寺上下院副當家,1947年上下院當家,1951年遭劫,1971年回原籍,1985年重回靈鷲寺任主持,歷任衢縣政協委員、佛協會長)生前口述。原二野隨軍記者汪啟華生前作了大量的文字整理。最近一段時間,筆者從田野調查與歷史文獻、《崇德里鄭氏宗譜》、《方氏宗譜》以及民間傳說等結合的角度,對其真實性再作了初步的考證。本文將坦溪邵氏讀書臺與青峒書院的考證,連同這一區域的家族組織、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傳說一起置于衢州地域主導的經濟社會文化大背景作一初淺的解讀,并提出這一區域的青少年科普教育及古典文化教育的旅游專線的設想。

    先說坦溪邵氏讀書臺。

    古時,關溪流域的坦溪上、下坦及鄰村的沐塵村(青峒書院主方應祥村)這個地方很富有。下坦村有一個有錢的鄭財主,而在沐塵村同樣有一個有錢的方財主,兩家人門當戶對,方財主就把女兒嫁到了鄭財主家,為了自己獨生女兒的終身大事,方財主可謂“傾盡所有”、“一擲千金”。方財主嫁女兒可真是豪氣萬丈,人家準備嫁妝大不了是一車、一屋,方財主那可是“一路”的嫁妝啊。可這一路的嫁妝,送到什么時候是個頭呢?當時約定,只要嫁妝送到了,那就用三眼槍放信號,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沒曾想到這婆家人這時候跟老方家開了不深不淺的一個玩笑,他們把放三眼槍的人灌醉,沒有了鳴槍作信號,方財主家可不得一直往外送嫁妝嘛,嫁妝不夠,最后是開倉來湊,把稻谷挑出來 ,把糧食挑出來 ,也要把這面子滿足掉 。此時,布與谷已從沐塵村一直排到小隱莊村口的橋頭。 后來,故事漸漸傳開,人們便稱小隱莊為布谷橋頭。

    舊時,布谷橋頭是通靈鷲山古道必經之地,南來北往的行人,不管挑著箬帽、篷蓋等山貨到城里的,還是從城里挑著大米到山里的,還有去靈鷲山做佛事的,更多的是砍柴大軍,通過布谷橋都要在兩株樟樹下歇歇腳,避避太陽和雨水。城里人若到靈鷲山關溪大靠(考)山青峒峰過布谷橋頭再西行必經坦溪上、下坦村,若到靈鷲山的靈鷲寺過布谷橋再北行必經沐塵村。

    從布谷橋頭西行三里路即達下坦村滎陽候夫人墓(省級文物)。滎陽侯鄭用和,元延佑年間下坦村人,于延佑五年考中進士,任散騎衛官職。元至正十四年,元順帝封其為元都漕運正萬戶,母以子貴,鄭用和母親方氏被封為滎陽侯夫人。滎陽侯夫人死后,元順帝贈送的天官石人、石馬、石牛、石羊、石狗,共五對十尊,下葬于此。這個占地300平方米的滎陽侯夫人墓是浙江省目前所發現的唯一較完整的元代墓葬。

    滎陽候夫人墓與邵氏讀書臺(市級文物)相距200米,遙遙相望。

    下坦村水口東西兩則有古樟樹三株,楓香兩株,被當地人視作保護神和生命線,早些年,四周沒有建房。

    在一株最為粗壯的古樟樹旁,矗立著一幢三層樓高的磚木結構古建筑,古樟枝蔓遮蔽其上,四周環境清幽。就是邵氏讀書臺又叫魁星臺。該樓臺是衢州僅存的木質結構三層樓臺,高18米,占地面積90平方米。

    邵氏讀書臺初建于唐憲宗元和年間,距今已有1200多年。主人為一唐僧人,法號完貞,出家前俗名邵慶元。初建時用石頭壘成,時稱“磵jiàn 戶”(唐制戶籍分類,“磵戶”即僧戶之意,不負擔納稅義務)。 完貞和尚白天在對面龜山巖洞中修行,洞口親書“水簾洞”三字。因洞中潮濕昏暗,晚上便在“ 磵戶”誦經,亦稱“誦經臺”。

    南宋,鄭氏族人鄭若所作《登邵家崗讀書臺遺址》一文:“唐·元和中(公元813年),邵慶源七子皆高第。兄弟有《奎壁聯輝集》行于世。雄文博論,為世所稱。國朝后猶有顯者,迨今子孫奚落無存,惟所居村猶謂之邵家村崗。謂之邵家村崗,崗上有讀書遺址,即七子藏修之地。予因追想,甚盛而壯觀焉。則古砌崩頹,凄成荒徑。獨臺畔老梅數株,寒開,寂寞嗚呼!當時科第文章,名動朝野。而今安哉?見物傷時,不能不為之慨。因成一絕以吊之:‘追游邵氏讀書臺,奎壁文章盡草萊。獨見遺崗梅幾樹,蕭條無語帶愁開。’”。

    下坦民國二十八年《坦源鄭氏宗譜》也有明確記載:“唐邵氏讀書臺在村東南一里梅花埂”。

    根據鄭永禧主編的民國《衢縣志》記載及其他文獻資料,邵氏讀書臺在唐后期就已毀。

    現存邵氏讀書臺,是民國九年,由里人助自修理過的三層磚木結構讀書臺,四周加女墻。里人稱之為“魁星樓”,意為文曲星聚會的地方。魁星臺里塑像有文曲星,村里人叫挑魁星,魁星點狀元,還有菩薩、孫悟空等,里面還有一只很大的缸,村里人叫五花缸,放那個蠻長的字畫的。

    民國時期筑建的村落安全寮望臺,類同現存邵氏讀書臺建筑國內許多較大的村落都有,用于向村民報火警、兵災兼報時辰。一個明顯的問題,在全國眾多的寮望臺,為什么下坦這座寮望臺獨稱“魁星樓”文曲星聚會的地方!?

    現如今,村中大部分人都姓鄭,為紀念原主人,又尊稱“魁星樓”為邵氏讀書臺。

    唐·元和中時,關溪流域的坦溪有邵氏居住,這是確定無疑的。現如今,村中大部分人都姓鄭,始祖鄭夔宋時居衢城崢嶸山(府山),北宋皇佑間進士( 1049-1053 ),累官至兩浙轉運副使,孝宗時(1163-1189)遷居坦溪。從始祖鄭夔起,坦溪共有五位進士,其他四位是:

    鄭廷憲(鄭夔之孫),字志剛,號素齋。宣和六年進士( 1124 ),晚年任衢州司法參軍。在參軍任內,以德用法,任德布鄉里。后人譽之為“崇德世家”,坦溪的《鄭氏宗譜》又稱《崇德里鄭氏宗譜》。

    鄭若,字于理,號鶴嶼。南宋紹熙元年( 1190 )進士。性孤傲,不仕,一生熱心著述,著有《春秋麟筆心斷》、《鶴嶼詩集》等共二十多卷。四庫存目有載,時人稱之為“鄭書笥”。鄭尚德,鄭若之子 ,淳祐四年(1244年)進士,其父《鶴嶼詩集》即由其收集整理而成,任舒城(安徽中部)尹,后改盧州(安徽合肥)教授,又升臨淮縣(安徽北部)令,因政績卓著,升福建邵武軍通判,仍領學事,寶祐二年(1254年)任直秘閣轉運判官,四年夏授以寶章閣直學士,出任兩浙西路提點刑獄,十月,任松江知府,有民謠:“松江得一鄭,雞犬皆安靖,鄭主松江府,村市無豺虎”,傳送一時,尚德終于任。

    鄭用和,字彥禮,號九翠,元延佑五年( 1318 )進士,累官至海道都漕運萬戶、太平路總管等職,封滎陽侯,位居一品。

    此外,坦溪名人有南宋鄭道。晚年自號碧川居士,崇尚佛道。世人稱之為“梅巖精舍郡人。著有《碧川濯纓錄》、《梅巖精舍詩選》等書,為朱熹所賞識。朱熹在衢州講學時,曾訪問過坦溪“ 磵戶”(讀書臺)。并賦懷古一絕云:新安源可尋,精舍樹可古。持些歲寒心,幽香滿磵戶。

    重修“ 磵戶”(讀書臺)應該是鄭若所作《登邵家崗讀書臺遺址》一文的時間之后。

    南宋邵熙年間(1147年-1200年),又有一和尚,法名禪定,繼承唐僧完貞衣缽,在此誦經修行。禪定和尚和當地進士鄭若交善。由此可推定,邵氏讀書臺在唐后期毀壞后,一直到崇德里鄭氏為禪定和尚誦經修行“安家”之需才復建。禪定和尚圓寂后,“磵戶”誦經臺成為崇德里人的讀書臺。為紀念唐僧完貞業績,崇德里人稱之為“邵氏讀書臺”。

    鄭若《鶴嶼詩集》中有首《水濂洞》詩,記載當年坦溪九龍山后龜山水濂洞內景況。詩云: 峭壁*崖透碧泉,淋漓飛瀑自濺濺; 垂簾細織鮫綃密,滴溜多成珠箔園;夜色玉繩鉤皎月,晨曦銀縷鎖輕煙,水簾仙子今何在,空占當年一洞天。今人再到坦溪九龍山后龜山已找不到水濂洞,龜山唯有一簾靈泉水可尋,而坦溪村東的“邵氏讀書臺”依然香火如重重煙樹浩浩云山。

    下面再說關溪大靠(考)山青峒峰的青峒書院。

    靈鷲山西南大靠山崗,路邊有一古墓,從模糊的碑刻上文字上略知是早年寺院中和尚的墓地。墓地不遠處就是“青峒書院”的遺址,這處山間臺地已經是荒草叢生。清康熙《衢州府志》稱應祥“為文自辟阡陌,非六經語不道”。著有《四書講義》、《青來閣文集》等。晚年與徐日新、葉秉敬等于大考山青峒書院創倚云社,于爛柯山舉辦青霞社,編《青霞社草》和《青霞詩文集》。

    方應祥(1561-1625年),字孟旋,號青峒(靈鷲山大靠山青峒峰),明代靈鷲山坦溪上、下坦村鄰村沐塵村人,是被明代鄉試、會試、殿試連中“三元”宰相商輅盛贊的賑濟義士方景溫之玄孫。賑濟義士方景溫的父親為福建鹽運使司運判。方景溫賑濟饑民的事情就發生前往福建莆田探往父親的江山仙霞嶺。方景溫在仙霞嶺山溝里尋水喝時拾得三百兩白銀,一直等不到失主,就將這三百兩白銀全部施舍給饑民。方景溫到福建莆田見到父親后說起在仙霞嶺拾金施金一事。方父也是一位好心腸人,為兒子再籌三百兩白銀讓他速回仙霞嶺尋找失主,但仍找不到。方景溫心想:家父的三百兩白銀不是給他補貼家用的,不能帶回家去。于又將三百兩白銀施舍給饑民。商輅到西安(衢州)時,曾特意前往方景溫墓前祭奠,并為方氏宗譜題詩,云:“均是鄉民,首推里行。心乎施與,不知其貧。公之積德,甚于遺金。甲等蟬聯,人文蔚興。”商輅所說的“均是鄉民”,是指方應祥的祖先原是晚唐時期著名詩人、淳安人方干的子孫,黃巢兵變移居至此,淳安與西安(柯城、衢江)山水緊相,民國時曾屬衢州管轄,歷史上有人出門在外,稱同鄉之誼。

    后來方景溫家族名人輩出,里人都說是方景溫當年積下的功德。方應祥半樵半讀直到55歲才中進士,其元孫方恭愈清雍正十三年(1734年),考中拔貢,其學位與進士等同,里人盛傳方景溫家族的因果福報。

    方應祥由于家境清貧,為減輕父母負擔,從青少年時代起就過著半樵半讀的生活,直到三十二歲,自學成績優異,考取國子監監生。第二年又考取拔貢生,一鄉盛贊。

    萬歷丙午年(1606)秋,45歲的方應祥又屆應舉時機,在親友的幫助下,湊足路費,趕往省城杭州應試,得中舉人第四名,榮歸故里。第二年春季,便是殿試之年,要上京會考,方應祥只因路費不濟,無錢乘船,步行進京,誤了考期,只好半途而返。

    方應祥并沒有氣妥,在家鄉后山靈鷲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轉輪禪庵旁,自己動手,加蓋了三間小小土墻房,起了個“倚云書社”之名。約書友徐日久一同進山苦讀。到了第三年春天,方應祥和徐日久結伴提早進京趕考。徐日久得中進士,而方應祥因一字犯了忌諱,文章雖好,名落孫山。

    方應祥回到家里,悶悶不樂。為了消愁解悶,有一天攜帶柴刀去山上砍柴。山腳下有口池塘,他便坐在塘邊上發起呆來。心想日久平素成績并沒有我好,倒能金榜題名,是否命里注定我沒有功名?一時想入非非,便氣憤地緊握柴刀,對天禱告道:“皇天在上!聽我稟告:我方某命中注定沒有功名,我將柴刀向水中撥去,便沉下去吧;如果我方某命中功名不絕,就讓柴刀浮出水面來。”說完,就用力將柴刀往塘中撥去。不一會,奇跡出現了,那柴刀果真浮出了水面。

    這件奇事,在后人為方應祥的墓志中有記載。民間盛傳方應祥的真誠打動了定光佛。

    當年,志蒙豬頭和尚在金華轉莊寺不被接納時來到西安(衢縣)時,經打聽,便往北鄉明果禪寺奔去。唐末宋初,明果禪寺名氣很大。第一位主持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徹禪師(俗稱草鞋仙),曾被憲宗皇帝請到金鑾殿上講過佛經。大徹禪師道場由唐代女皇武則天題寫寺額,還有大詩人白居易撰寫的傳法堂記碑文。不過,這時大徹禪師已經圓寂。第二代主持是付道和尚。付道和尚法詣也很深。知道志蒙來歷不凡,過了幾天便點化他說:“此去西方,有山名玉泉,上有玉泉庵,此雖庵小,但風水極佳,庵后有口玉泉井,泉甘且冽,是佛祖等你去削發的。”志蒙根據付道師父的指點,來到玉泉奄,便用玉泉之水,香湯沐浴,削發剃度。后在靈鷲山大靠山青峒峰轉輪禪寺成道,衢人稱之為定光(燃燈)佛應身。定光佛在大靠山青峒峰為方應祥的真誠所打動,便點撥他到明果禪寺結佛緣覺悟。

    方應祥在明果禪寺潛心苦讀。某日,有位妙齡少女獨自來廟進香,故意來到書房,向方應祥撫眉一笑道:“先生如此苦讀,渾身焦悴。那功名是欺世盜名之物,又有何用?何不找個美貌女郎,夫唱婦隨,也不算虛度年華。”方應祥聽著,正襟危坐,目不斜視,回答道:“故娘!這里是讀書論道之處,不是談情說愛的地方,請回去吧!”

    過了幾天,便是圓月之夜,忽然從山門處竹林里飄來悠揚的琴聲,彈的是卓文君《鳳求凰》的曲子。不一會又傳來誦詩聲:“---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方應祥聽著,心想這圓月這夜,禪院地,除了我,那來的讀書人在此彈琴吟詩?信步來到山門處看個究竟。不料之前獨自來廟進香那位妙齡少女,竟是一個才女。

    那姑娘見方應祥走近,手提瑟琶半掩面,羞羞答答作揖道:“先生也不妨來彈上一曲,也不負這良辰美景。”方應祥也恭恭敬敬還了禮,回道:“我不會彈琴,請姑娘早回吧!”

    不幾天,又有一位妙齡少女,一身珠光寶氣,裊裊婷婷,由二個丫環陪著,前來進香。有一丫環進入方應祥書房道:“先生!你年紀也不小了,何必在此苦讀。你想做官容易,只要你到我們小姐跟前求她一求,包你一生榮華富貴!”方應祥聽了答道:“小姐!你言錯了。學問學問,須真才實學,才能匡世濟民。請你回去吧!”

    不覺又到隆冬,天又下起鵝毛大雪來,山溝里雪深三尺,人不能進出。不巧的是,前二天廟里和尚出門化緣時帶走了火刀火石(當時火柴沒發明)。方應祥一心撲在書上,天寒灶堂里的火種熄滅得早,都不知道。沒有火種,生不了火飯,也無法取曖,只一人蜷縮在灶堂里柴草堆上,又冷又餓,渾身發抖。心想:“這回真完了!”

    就在方應祥頻于絕境時,不料從山門外進來一位老太太,手中提著一個火盆,火盆里煨著一罐熱騰騰的飯菜,進來對方應祥道:“先生請用飯吧!”

    方應祥正餓得慌,也不問來者是誰,只顧大口大口地吃。吃完飯,又用火盆里的火種燃起干柴取暖,這才渾身舒展過來,問道:“老太太!你是何莊人士?日后方某定上門答謝救命之恩。”

    老太太這才告訴他:“先生真君子也!以前有三位妙齡姑娘戲弄先生,皆我所化。”方應祥聽了更覺驚奇,問道:“老太太!你是何方貴人?”

    老太太不慌不忙道:“我乃龍游小南海竹林禪寺的觀音大士也,受定光佛委托,在此助緣開示你!”方應祥聽了,跪下便拜:“愿大士指示學生求學迷津,他日自會上竹林禪寺還愿。

    觀音大士言道:“大明朝自朱元璋開國以來,以理學取士,獨尊朱熹《四書集注》。朱熹當年曾在爛柯山‘柯山書院’講過學,并留下《四書集注》,你當把朱子研讀透。但自‘程朱’‘陸王’之辯以來,陽明心學盛行,孔孟經千年佛學交融,朱執理王執心。佛教因明學的學問,為儒家注入了新鮮血液。禪宗講即心是佛,明心見性,人人皆可成佛,這與孟子人人皆可以成為堯舜有異曲同工之妙。儒家心學源自孟子,南宋陸象山往前進了一大步。朱陸鵝湖之會既是理學確立,也心理之路分野。王接繼陸的心學走出與朱不同的路子:既接上人人皆有佛性又回歸孟子人人皆可成堯舜。但平庸的人總以為王否朱,看不出朱王之學如同一枚銅幣正反面,是在更高層次的統一。你要在研讀透朱子的《四書集注》基礎上,還應吸收王陽明儒家心學的合理內核。”

    春天來了,雪也化了,方應祥遵照觀音大士的指點,又約書友徐可求等再上大靠山青峒峰一同研讀朱子的《四書集注》并一起探討王陽明儒家心學,學問大有長進。

    到了萬歷丙辰科開考,方應祥和徐可求一同進京會試,兩人都中了進士。時,方應祥已五十五歲,由于成績極佳,進翰林院任庶吉士之職(該職均由呂學兼優進士當任)。徐可求也官至四川巡撫,為政有仁聲。

    康熙《衢州府志》上有“萬隆各家斷在公,盈川四子首青峒”之美語。

    唐初衢州曾設盈川縣,縣令為初唐四杰之一楊炯(初唐四杰分別是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又合稱他們為“王楊盧駱”)。故冠以“盈川四子”之名。康熙《衢州府志》中的“盈川四子”即方應祥、葉秉敬、徐日久、徐可求。意為衢州素為文化之鄉,與唐初四杰相毗美。

    因方應祥與葉秉敬等進士在靈鷲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轉輪禪庵旁,創辦青峒書院(倚云書社),徐日久就讀書于此,好友徐可求等個個學有成就,衢州這個地方也就把志蒙轉輪成道定光佛的靈鷲山青峒峰大靠山,又稱作大考山了——成了學子心目中神圣的地方!

    而從南宋紹熙元年( 1190 )進士鄭若發心重建“磵戶”崇德里人的讀書臺,到萬歷丙午年(1606)45歲的方應祥因家境清貧失去屆應舉時機而上靈鷲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轉輪禪庵旁,自己動手,加蓋了三間小小土墻房,創辦了青峒書院(倚云書社),這段歷史剛好吻合衢州古代教育鼎盛的歷史。

    鄭若與朱熹為同時代人。朱熹、張栻、呂祖謙齊名,被稱為“東南三賢”。 朱熹從高宗紹興十五年(1147)至寧宗慶元三年(1197)整整半個世紀間,駐足衢州達數十次,先后在江山逸平書院、西安柯山書院和明正書院、開化的聽雨軒等論道吟詩。今常山城南的“文公巖”,便是當年朱熹講學的遺跡。如果說朱熹長期以福建為長期講學和建立學派的基地,那么衢州書院便是他學說輻射全國的重要陣地。呂祖謙在衢州書院是次于金華“麗澤”的重要陣地。張栻與陸九淵兄弟也常來衢州書院講論。可見,其時的衢州,實為全國儒學研究中心。衢州西安的柯山書院、清獻書院,與寧波的甬東書院、紹興的稽山書院、金華的麗澤書院、淳安的石峽書院,并列為兩浙(今浙江及江蘇南部地區)六大著名書院。元代,全國書院中衰,而衢州書院雖經兵燹,因“衢州南孔”的孔洙讓爵后,授國子祭酒兼提舉浙東學校(歷史上衢州因居錢塘江以東,古地理上屬浙東),加上“衢州南孔”后人走向社會,紛紛出任學官、山長的影響,除原有的衢州西安的柯山書院、清獻書院行外,復興建了龍游的遜志齋、江山的梅泉書院。明代,隨著理學的發展,衢州書院與全國各地一樣,如雨后春筍地創建。方應祥就是在此背景上創辦了青峒書院(倚云書社)。清代,自明末魏忠賢議毀天下書院后,全國書院日見衰落,但衢州書院仍繼續發展。衢州西安正誼書院有聯云:“數仞墻高圣人居近,萬間廣廈寒士歡顏”。

    明、清兩代衢州的書院又成為王陽明及門后傳播“心學”的重要場所。王陽明數次過衢并在柯山書院、清獻等書院講學。嘉靖六年(1527年)九月,王陽明最后一次經衢并講學,有詩寄錢德洪及王汝中。詩序日:“西安雨中,諸生出候,因寄德洪、汝中并示書院諸生一律。”詩云:“幾度西安道,江聲暮雨時。機關歐鳥破,蹤跡水云疑。仗鉞非吾事,傳經愧爾師。天真泉石秀,新有鹿門欺。”其情其景,溢于言表。王陽明的學生李遂在衢州知府任上又熱心傳播“心學”。方應祥山居時,創辦青峒書院,在“心學”影響下也講授理性之學。

    如果將時光逆轉八百年前,孔氏族人與南宋朝廷選擇衢州這個地方作為“東南闕里”也有一個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優勢的考慮問題。那個時候的現實、現在優勢決定著孔氏族人與南宋朝廷的選擇。在北宋,衢州這個地方經濟文化的發展水平達到了頂峰,為兩浙(今浙江及江蘇南部地區)翹楚。依《宋會要》食貸志編,熙寧十年(1077),浙江各州州城商稅排序是杭州、衢州、湖州、紹興、嘉興、金華、溫州、臺州、寧波、麗水、睦州(治在今建德)。北宋兩浙路14州含今常州、蘇州、鎮江及今浙江全境,北宋167年間,衢州僅文科進士就達250人,遠高于蘇州、杭州、紹興等地。衢籍名家入先清代《四庫全書》的著作,不僅種數為縣均的一倍多,卷數也高出三分之一,而且在社會和自然科學領域有著很高的學術價值,產生過巨大影響。

    若從古教育的視角掃描關溪流域,這一帶的教育舊蹤“磵戶”崇德里人的讀書臺及方應祥山居時創辦的青峒書院(倚云書社)的確能折射出衢州教育源遠流長,歷史上的東南多士之邦、全國儒學研究中心的光芒。不但如此,關溪流域的家族組織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傳說濃重。如,坦溪崇德鄭氏宗祠每年九月二十三到二十五都要請戲班子到崇德唱戲,盛況空前,而且,村子里每家每戶都要舉辦宴席并做米果招待客人。村里寺廟里的佛像被抬著在村中巡回。節日一直延續至今,歷久不衰,成為衢州農村的一大特色民俗。在五代時期的一些地區流傳定光佛轉世普渡眾生的傳說與朝代的更迭聯系起來,鼓吹宋太祖是定光佛轉世,以此來爭取民心;宋初,有人以宋太祖和宋高宗均出生于丁亥年,進而附會宋高宗也是定光佛轉世;關溪流域從大靠山青峒峰到九龍山包括從石梁過溪九田到九華上鋪一帶,曾被傳為定光燃燈佛再現。而靈鷲飛翔之狀的靈鷲山大靠(考)山青峒峰之下有一如同彌勒大佛的一座山峰,就傳說朱元璋在衢州西安安仁灘巧遇定光佛“天意如此,不可泄露”的話語(定光佛在安仁灘從布袋里取出兩件禮品——一個泥筒里盛著一叢萬年青,另一個小布袋里盛著二斤小小的冬筍,共有十八顆,恭恭敬敬獻給朱元璋。朱元璋看后大悟,原來“一筒”即寓意“一統江山”、“ 萬年青” 即寓意“天下從此太平”、“ 斤”與“京”諧音、“筍”與“省” 諧音,兩京城與連臺灣十八行省),盛傳朱元璋緣定——衢州西安——靈鷲山?!

    這次筆者從田野調查與歷史文獻、《崇德里鄭氏宗譜》、《方氏宗譜》以及民間傳說等結合的角度,對關溪流域從大靠山青峒峰到九龍山包括從石梁過溪九田到九華上鋪一帶作“全景式掃描”時發現,家族組織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傳說并不是天然連接著落后愚昧的,至少在靈鷲山區是同這一帶農耕文化的高度發達以及人文士人的密集高度相關。說朱熹在衢州講學時曾訪問過關溪流域也是可信的。而沒有王陽明的學生李遂在衢州知府任上又熱心傳播“心學”,南京國子祭酒、翰林院編修嘉靖年間與王陽明的學生王畿會在衢講學的墊鋪,不可能有方應祥山居創辦青峒書院。

    關溪流域從大靠山青峒峰到九龍山包括從石梁過溪九田到九華上鋪一帶,通景公路翁梅至蒲塘及G351公路已全域貫通。這對激活這一區域的人文旅游資源帶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這次筆者從田野調查還引出以下修復鄭平家佛寺(鄭覺寺)及鄭氏宗祠的思考。

    衢州古城有一個自石室筑城到崢嶸山(府山)筑城再到宋代筑城及其后的歷史變遷。新安縣治在今柯城區石室村一帶。崢嶸山是衢州古城的發祥地。西晉太康元年(280)在崢嶸山設立崢嶸鎮。隋朝之前,行政中心在石室村一帶,軍事中心在崢嶸山。到唐朝時,縣治與府衙的行政中心和軍事中心同設在崢嶸鎮。從源頭上說,衢州古城起源于崢嶸山屯兵。崢嶸山屯兵最早見于史籍的是西漢末年(約前32-25年)漢成帝年間柴宏屯兵崢嶸山,二百年后,即嘉禾五年(326)孫權命征虜大將軍鄭平(206——299)領千人戍守崢嶸山,當時,崢嶸山尚無城郭。今人大都以征虜大將軍鄭平(206——299)領千人戍守崢嶸山,為衢州古城建設的起點。征虜大將軍鄭平(206——299)也被尊稱為“開衢首宦”。

    吳·天紀三年(279),晉武帝司馬炎大兵壓境,欲過江攻吳。時年七十三歲的鄭平將軍,將家人子女遷居各地,自己卻在天紀四年(公元280年),作出“居署舍為梵剎,延僧奉佛,而身且隱于山林之間”。鄭平宗譜中記載鄭氏后裔、元代衢州路教授鄭子仁撰《始祖開國公舍宅建寺宋祥符來歷》文云:“今大中祥符寺,在府治西北隅,即崢嶸鎮是也。晉永嘉二年戍午為吾始祖開國公舍宅所建。”此為有關祥符寺溯源的文字記載。此可理解為永嘉二年(308年)后,鄭平家佛寺成為由僧人管理的廟宇,歷鄭平家佛寺、鄭覺寺、龍興寺、大中祥符禪寺。從天紀四年(公元280年)鄭平“居署舍為梵剎”到1951年改作市(縣)人民醫院,歷1670年。椐“《全唐文》卷三一九李華”載:寺中立《衢州龍興寺故律師體公碑》,對每任剌史的履歷都作詳盡記述。于是,聲名遠揚。民國十二年(1923),衢縣成立佛教協會,會址設祥符寺內,弘一法師任主事。大中祥符禪寺被弘一法師贊稱為“勝境標絕,為三衢諸剎之冠”。

    衢州柯城第一大姓為鄭姓,視鄭平為始祖。衢州現存30余部鄭氏宗譜,如開化霞山鄭氏宗譜、常山象湖鄭氏宗譜、柯城王家坂鄭氏宗譜、石梁鄭氏宗譜、衢江湘思鄭氏宗譜……絕大多數是鄭平嫡裔,記載得格外詳細。視鄭平為始祖以崢嶸鄭氏與谷口鄭氏居多。關溪流域即崢嶸鄭氏,谷口鄭氏居即靈鷲山在蔭山一帶。鄭平“終于晉元康九年(299)已未六月初一,享壽九十有三”。隱居常山20年又墓葬柯城魯安山。其原因有三:一是父親鄭庠墓地在魯安山(今城里人到關溪流域的花苑崗)。“以孝作忠”的鄭家人九泉之下還要盡孝哩。二是夫婦合葬,泉下團聚。元配劉氏和繼娶王氏已經先眠魯安山了。三是便于后人照顧。魯安山在城西三里,晉懷帝時“初為信安令”的少子鄭濟照顧方便。據民國《衢縣·望族志》記載,唐、宋、元、明期間,魯安山墓地均有鄭氏族人守護,香火千年不絕。更有當地前輩傳說:魯安山墓地有花苑,規模宏大,鄭氏族人世稱花苑崗。久而久之,花苑崗成為地名了,魯安山卻漸漸被人遺忘。僅存一個魯安塘,五十年前開辦河西磚瓦廠時尚且保留原名。

    由于城市建設的限定,鄭平家佛寺(鄭覺寺)及鄭氏宗祠不可能再在鄭平“捐居署為梵剎”之地,也不可能在花苑崗魯安山再興建,為配套靈鷲山名山開發建設,應刻選擇崢嶸鄭氏集中的關溪流域進行修復。

    通景公路翁梅至蒲塘及G351公路已將靈鷲山的關溪流域與石梁溪沿線連成一體,且從陳家、排門、順家路邊、西壟及塢石一帶紅壤丘陵低山地帶已植入高端農業科技進行全域開發。考慮到中國時間,浙江靈鷲山開始,二十四節氣的開篇,立春(九華立春祭)浙江靈鷲山享有得天獨厚。通景公路翁梅至蒲塘及G351公路同靈鷲山的關溪流域與石梁溪大框架內,可扣緊農業1.0、農業2.0、農業3.0、農業4.0時代文明演進的步伐結合關溪流域的“磵戶”崇德里人的讀書臺、方應祥山居時創辦的青峒書院、鄭平家佛寺(鄭覺寺)及鄭氏宗祠以及關溪流域的家族組織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傳說的人文資源,開發青少年科普教育及古典文化教育的旅游專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一個土生土長的衢州人,對衢州這個地方充滿深厚的感情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anhuisho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中文字幕 人妻熟女